广州都市报

您现在的位置: 安泽县 > 安泽县学校 > 读乐亭海上那些事儿

读乐亭海上那些事儿

发布时间:2021/4/25 12:52:31
北京看白癜风最好专科 http://yyk.39.net/bj/zhuanke/89ac7.html

乐亭海岸线全长近百公里,海里有丰富的水产资源。俗语说“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”,自古以来乐亭沿海一带多为渔民,祖祖辈辈靠下海驶船捕捞鱼虾为业。

(一)

过去,下海捕捞鱼虾的船叫风船,船头上立一长竿子称桅杆,桅杆上挂一布篷,就是帆。“船跑八面风”,就是说船在海里靠扬帆乘风行驶。风船不大,两丈余长,船头露天,船尾有舱,舱内可住人、做饭、装货。一个船上一个驾长,一个拦头的、一个住伙舱的。三人风雨同舟,患难与共。

旧时,下海驶船风险性很大,汪洋大海,一望无际,海上又是“无风三尺浪”,一只小船飘在里面,真如“沧海一粟”,暴风骤雨袭来,海里的波浪有一丈多高,放眼望去,像起伏连绵的山峦,容易吞没打沉船只。那时,没有天气预报,渔民只凭经验观看天气,一看兆头不好就将船拢岸,倘若船已出海,突然变天,就得赶紧下锚停泊。不过,有惊无险的事也时而发生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初,安家海村渔民安泽父子三人驾船下海遇上大风,三天未回音信,家里老伴儿和两个媳妇坐不住了,跑到海边向人们打听,也是踪迹皆无,娘仨都想凶多吉少,十有八九是船沉人亡。于是遥望大海,焚香化纸,连哭带叫,是为“望空”(即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只能祭奠),想不到第四天傍晚,父子三人竟然由海上回来。一家人见面如同做梦,又惊又喜,喜极而泣,相互抱头大哭。原来出海那天,一起风船未走远就停靠在石臼坨岛附近。风连续刮了三天三夜,到第四天停了,才行船回来。

过去,科学不发达,渔民下海驶船都是凭天由命,时而烧香上供,祈求神佛保佑,龙王恩典。传说,左庄村财主左老浮在海上养有十几只渔船,有一年因总不上货,他气不从一出来,在船上喝醉了酒,看哪个伙计不顺眼,动手就打,又大骂“老天爷”,不该总刮北风。起网时一个鱼虾也没有,却捞上来一个像驴一样大的无头无尾的怪物。这可吓坏了左老浮,他急忙命伙计们将怪物放回大海,自己双膝跪倒,焚香磕头,起誓发言要改恶从善,再不怨天尤人。

又传说羊角村渔民韩老文忠厚老实,虔诚供奉龙王,逢初一、十五就烧香上供,每次出海就他上的货多。有一次,别人起网都是空空如也,唯独韩老文的网里不但有鱼,还有一只金碗,从而发家致富。人们说“人无外财不富,韩老文是命大、福大、造化大”。

自古以来,船上流传了不少的“令儿”和“忌讳”。如在船上勺子不能扣着放,不许打口哨,不许背着手,不许趴着睡觉,不许说“翻”、“沉”、“死”等不吉利的字眼儿。

在船上干活要迅速泼辣,下网起网手脚要快,稍一怠慢驾长就破口大骂,所以有“打山骂海”之说。

在船上吃饭,顿顿不离鱼虾,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船上的人把刚打上来的新鲜鱼虾掐头去尾放入锅里,虽然用油很少,但味道却十分鲜美。

船上的人因长期被海风吹,脸色是黑的。他们大多性格倔强,话语不多,因为船上的规矩向来就是“多干活儿少说话”。“言多语失”,唯恐触犯了忌讳。

随着科学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,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,风船逐渐被淘汰,取而代之的是机器船。机器船不再靠风行驶,而是靠柴油机带动船摆搅拌水流行驶,既迅速又安全。船头上有楼子,人们免受风寒之苦。船身又长又大,装货多了,占的人员也多了。旧时的风船只在离岸近的内海捕捞,而机器船可远去外海深水捕捞。

改革开放后,船上的设备更先进了,不但安全可靠而且减少了劳动强度,提高了生产效率。国家十分重视渔业生产,在捞渔尖、二排干、老米沟、滦河口、东大河兴建渔港,设渔政规范管理。并对渔船实行优惠政策,给柴油补贴。

(二)

俗语说:“下海跟着潮水转”,就是说渔民下海驶船基本上是按着潮水来的。涨潮落潮是大海的自然规律,一天二十四小时涨潮两次、落潮两次,涨潮约五个小时,“稳流儿”约一个小时(稳流即不长不落)。随后就落潮,落潮也是大约五个小时,“稳流儿”约一个小时,又开始涨潮,这样涨落周而复始。并且每天涨落的时间向后推四十多分钟,农历初一、十五正晌午,十三、二十七位换水,说的就是潮水涨落时间的变化规律。

捕捞鱼虾的工具是网,旧时网是用棉线织的,用桐油油化,并不耐用。后来改用尼龙、胶丝织网,质量上乘,经久耐用。网的大小不一,疏密不同,样式各异,有的网上有浮子,网下有礁子。

网的类型大体有以下几种:转轴网(架子网)是捕捞毛虾(虾皮)用的;猫网是捕捞皮皮虾(虾爬子)用的;大流网用来打大鱼或螃蟹;风网打小鱼小虾等;还有海蜇专用网、绷网、起罗网、张网等。

下海驶船要选适当水域下网,下网就是把网展开固定到海里,让鱼虾顺流儿进去。等几小时就起网。起网就是把进入网里的鱼虾捞上来,装进泡篮里。有时起网就能上几百斤,渔民们乐得合不拢嘴;有时只上几十斤或“放空”。这就全凭运气了。

过去,海上有拉大网的,春季黄花鱼从远海游来,一些船主就把大网撒入海里,雇二三十个人在海滩上拉,那是“好汉子没人干,赖汉子干不了”的活儿,俗称“卖人肉”,多由一些穷苦的无业游民来干。拉了一春,好容易挣了些钱,海上的一帮地痞混混儿就怂恿着赌钱,多数人输得一干二净,两手攥空拳回家,可家里老婆孩子都在盼着这“挣钱的”回来,以解无米之炊。

自古以来,与网有关的说道也不少,如“鱼过千层网,网网都有鱼”、“不是鱼死,就是网破”、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”等谚语。

也有一些传闻轶事。清末光绪年间陈家铺村有一补网姑娘心灵手巧,貌美如花,补起网来穿梭如飞。附近一财主渔霸见了她垂涎三尺,要纳为小妾。那姑娘誓死不从,毅然投海自尽。可怜她年纪轻轻,红颜薄命,竟然葬身鱼腹。

上世纪六十年代,捞渔尖有一对补网姑娘,长得一模一样,原来是双胞胎。她俩干活要强,补网又快又好,曾被县妇联评为“三八红旗手”。后来俩人同时找了对象,可聚会的时候对象们就是辨不清究竟哪个是自己的媳妇,这成了海上的一大趣事。

(三)

海洋里的水产资源无穷无尽,“千年的草籽,万年的鱼籽”,各种各样的鱼虾蟹贝在水里产卵繁殖,生息延绵。它们在海里共存,也相互“肆虐”,俗语说,“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米,虾米吃滋泥”。

渤海里常见的鱼虾有二十多种:鲆鱼、镜鱼、塔盆(学名比目鱼)、黄花鱼、梭鱼、青条鱼、钻条鱼、鲈子、墨鱼、燕鱼、油光鱼、鲶鱼、刺鱼、白眼(乌鲻)、带鱼、大头鱼、母娘鱼、偏口、面条鱼、对虾、白虾、狗虾、皮皮虾、毛虾、红虾、乌虾等。其中“一鲆二镜三塔盆”为最上等鱼。最小的就数乌虾,只有小米粒儿大,是制虾油的好原料。另外还有螃蟹、鳖、海蜇、海参等。海滩上贝类的有蛤蜊、蚶子、海脐等。

渤海里的鱼虾是按节气上来的,到啥节气上啥货,如“春梭夏鲈白眼割谷”、“黍子黄了尖,塔盆红了边”。雨水一开海,下网就是面条鱼,不久就上毛虾,接着就是小鱼和杂虾,同时也上梭鱼、黄花鱼。大对虾原本生长在日本海里,春季游来渤海产卵。立秋前后上一阵毛虾,称“伏皮子”。皮皮虾和螃蟹春秋为旺季。立秋后上海蜇。立冬后还上一段毛虾,称“冷水皮子”。

渔民下海捕捞基本上是跟着节气转,啥时节下啥网。从“雨水”开海到“小满”为春海。夏天两个多月为禁捕期,不许下海。立秋以后为秋海,小雪罢海(封海)。

渤海位于我国北方,属冷水海,所产鱼虾要比黄海、东海和南海的味道鲜美,尤其是乐亭捞渔尖的货闻名全国,人们一提起来就赞不绝口。

海上有的年头丰收称“富海”,有的年头没货,称“穷海”。非人为,乃天时也。

年春秋季节,海里骤然上了大量海蜇,这是百年不遇的事。网网下去全是海蜇,渔民们昼夜捕捞,越捕越多。船上满载而归,岸上堆积如山。这么多的海蜇用缸腌不了,就修池子、挖土坑、铺塑料。沿海一带的村庄男女老少齐上阵,运海蜇、腌海蜇、装海蜇、卖海蜇。江、浙、闽、粤的客商纷纷前来收购,大量的海蜇远销南方。这一年渔民们都发了财。有的人家收入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元,一下成了暴发户。人们说:“海水潮来的钱,该着发财。”第二年又娶媳妇又盖房,又买摩托又添船。

旧时,因社会落后,交通不便,海货大部分只在本县销售。从海上取货的小贩“一条扁担两只筐,担在肩上走得慌”,俗称“跑海”。他们一挑少则一百多斤,多则二百余斤,跑六七十里路串街叫卖,累死累活,一趟只挣二升米钱,用以养家糊口。民俗说“跑二年海、要二年粥、卖二年白薯、叨二年喉(咳嗽)”。这也是旧社会穷苦人的真实写照。

建国后,随着社会的发展进步,跑海的不再用扁担挑,开始骑大水管车子、能驮三四百斤货,比原来强多了。

改革开放后,随着交通的发展和机动车辆的增多,跑海用三码车或摩托车。近些年都是用汽车,上装大木箱和氧气设备。交通方便、高速连网。中午从海上装货,下午就到京津唐销售。

旧时,海上人烟稀少,苦海无边。如今,党和政府提出“海洋经济大县”、“建设沿海强县”,海上人多、船多、车辆多,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
转载请注明:http://www.anzezx.com/azxxx/8575.html

热点文章

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
推荐文章

  • 没有推荐文章
网站简介 | 发布优势 | 服务条款 | 隐私保护 | 广告合作 | 合作伙伴 | 版权申明 | 网站地图

当前时间: